旧版入口 网站地图 ENGLISH 手机版
 首页  学校概况  农大新闻  思政专题  学术委员会  院部设置  教育教学  招生就业  学科师资  科学研究  联村联户  职能部门  校庆专网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校概况>>校史研究>>正文
盛彤笙与中国第一所兽医学院
更新时间:2010-07-23 18:06  作者:  新闻来源:    (点击数:)

 

作者:兰州晚报记者王文元

中国教育史上惟一一所独立的兽医学院,就在西北的兰州。

盛彤笙一手创办的这所兽医学院,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云集了数十位留洋博士和国内兽医学界的权威。

从国立兽医学院到西北兽医学院,盛彤笙(19111987)福泽西北,弟子遍布全国。

去年7月9日,小西湖兽医研究所院内的伏羲堂要拆除了,人们才发现它有许多令人难忘的东西。这座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二层楼,在今天高楼林立的兰州算不了什么,但在五十多前,它却是同中山堂、致公堂、三爱堂并称的兰州四大堂之一。

五十多年前,盛彤笙一手创办起了我国第一所兽医学院——国立兽医学院。这所囊括了国内兽医学权威专家的学校,不仅是当时亚洲一流学府,而且还是新中国兽医人才的摇篮。

多日的寻访让我终于揭开了国立兽医学院的面纱,打开尘封的历史,一个个鲜活的身影扑面而来。

“伏羲堂”的传说

1945年抗战胜利后,美国科学考察团来西北地区考察。1946年考察结束后,他们向南京国民政府提议应在西部创办一所畜牧兽医教学机构,以适应开发草原资源,发展畜牧业的需要。当时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长的朱家骅委派盛彤笙筹办学校。鉴于兰州的地理位置,初步决定在兰州办学。经过反复考虑,盛彤笙选准了西郊七里河硷沟沿地区,将此地作为国立兽医学校校址。

此时,盛彤笙已35岁,仍未成家。

“我们刚来的时候,荒冢累累,满目苍凉,狼群不时在学校周围出没。”原国立兽医学院的一位学生回忆说。

盛先生和其他员工,经过初期的筹划和不断的努力,先后购置了200亩地,奠定了办校基础。后来陆续修建了教学大楼伏羲堂、家畜病院、图书楼、教授宿舍楼、学生员工宿舍、食堂、水塔、马厩、牛舍、牧草试验场,至此学院初成规模。

作为当时兰州市三大建筑的伏羲堂,是国立兽医学院的核心部分,不论是过去还是在今天,它都有值得骄傲的地方。修建伏羲堂时,盛彤笙投入了全部的心血。

据一些老人说,伏羲堂的修建可谓费尽周折。由于是战争年代,经费短缺,交通闭塞,不仅钢筋水泥从南方拉运,就连工地用水也是人挑车拉。一袋水泥的成本相当于一袋面粉。到了后来由于经费问题,不得不修改设计,将原来的钢筋水泥结构改为土坯灰条板内墙结构。

1947年冬天,占地近2000平方米的伏羲堂建成了,整个建筑东西长80米,呈横写的“亚”字型,门楼有四个直径一米的水刷石圆柱衬托,体态大方,气势雄伟。门楼上方的“伏羲堂”三个字,笔力遒劲,颇有气势。门厅还镶嵌了两块碑文。取名伏羲堂的含义是纪念我国传说中的畜牧兽医始祖伏羲氏。

建国后,根据国家经济形势变化,国立兽医学院也在逐步演变,最后成了甘肃农业大学的一部分。盛先生精心创办的兽医学院也烟消云散了,至今全国仍没有独立的兽医学院。

1987年盛先生临终前,还给时任甘农大校长的陈北亨写信,要他一定把兽医学院办起来。

留洋博士汇聚一堂

国立兽医学院一起步,盛彤笙就把目标定为世界最好。他一边主持修建工作,一边四处物色教师,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,请来十几位留洋博士,几乎囊括了当时国内兽医学界权威专家。

曾任过甘肃省副省长的朱宣人,在国立兽医学院担任教务长,他说这些人才有些是抗战时期迁居甘肃的,有些是盛彤笙从国外请来的,还有些是预定的。

毕业于英国爱丁堡大学的杨诗兴就是被盛彤笙从国外请回来的。在小西湖兽医研究所内,我们拜访了年逾九旬的杨诗兴老人,他精神依然矍铄,银发飘飘,时断时续的谈话透露着老人活跃的思维。

1948年毕业后,杨诗兴就一直在英国汉纳乳牛研究所工作,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,他收到盛彤笙的来信,邀请他担任畜牧系主任。虽然英国政府给他们设置了种种障碍,甚至禁止中国留学生到香港,但杨诗兴还是四处选购图书,制作幻灯片,为回国准备。1951年8月的一天,他终于费尽周折回到祖国。

从1946年开始,一大批国内外著名的专家学者来到国立兽医院任教。病理学家朱宣人、营养学家杨诗兴、畜牧学家粟显倬、饲养学家卢德仁、中兽医学家蒋次升、养羊学家张松荫、兽医微生物学家廖延雄、草原学家任继周……再加上当时在西北兽医防治处的罗清生、邝荣禄、谢丕帕等一大批专家,国立兽医学院可谓是人才济济。

甘肃农业大学的王锡祯教授说,国立兽医学院是全国的惟一一所兽医学院,亚洲学术水准最高的兽医学校。当时国内兽医学的权威专家均在国立兽医学院任过兼职、专职教授。

全英文讲课,学生留洋

今年7月10日,记者采访了王锡祯教授,他是1948年考入国立兽医学院的。

“我们那时候,从课本到厕所的标志,全是英文。当时我们学校招生时说,毕业后全部出国留洋,报名的人特别多。”

按照盛先生的设想,国立兽医学院将建成世界最好的兽医学院,自然要将学生送出国门深造,学校对学生要求极为严格。按理说,这样一个专家荟萃的学院该是学生众多了,但是恰恰相反,国立兽医学院的规模一直都不大,1946年第一期面向全国招人的时候,全院师生只有80多人。

一方面是校舍不足,另一方面与盛先生的从严治校的观念分不开。“兵贵精而不贵多”,第一批招生,全国有500多人报名,仅仅录取了48名,学院施行了两门课不及格自动淘汰,一门课不及格,给一次补考机会,补考仍不及格者即淘汰。在这样严格的教学制度下,第一期学生到毕业时仅剩下8个人。当时人们都把他们称为“八大金刚”。到1951年改为西北兽医学院时,共有34人毕业。

留学德国的盛彤笙作风非常严谨,尤其是在细节上,更是容不得丝毫马虎。陈北亨说:“盛校长要求非常严格,不仅实验室里的东西不能随意放置,而且特别讲究整洁,如果谁穿着背心,趿拉者拖鞋出现在伏羲堂,被他看见非要挨骂不可。”

学术上他更是孜孜以求。1951年,当时校内刊物上发表了一教授的学术论文,这位兽医内科学教授是湖南人,在文章中将动物耳朵耷拉下来,写成“垂起”,盛先生在这篇文章的旁边写道“垂者下也,起者上也,请问垂起是什么意思?”

1948年8月,学院举行一次学术报告会。轮到一位助教给学生作学术报告时,盛先生也在下面听,听了一会儿,盛先生有些不高兴了,转身出去,回来时他抱了一摞书,然后丢在这位助教的面前,“您看看您在胡说些啥!”

福泽西北五省

1946年国民政府教育部批准设立国立兽医学院,1950年12月,国立兽医学院易名为西北兽医学院1951年,盛彤笙被调到西北军政委员会担任畜牧部副部长,虽然还在担任西北畜牧兽医学院的院长,但已不再负责具体事务。

经他一手创办的国立兽医学院却没有停步,汇集在兰州的大批知名兽医专家,使西北畜牧兽医学院的学术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伴随着国家经济建设高潮的来临,这些专家们面向西北五省办起了一班又一班的短训班:新疆班、西藏班、青海班、甘肃班、宁夏班等等,培养了一大批少数民族兽医人才,抽调出一批人成立了青海畜牧兽医学院。

从1951年开始,一些在国立兽医学院任职的留洋博士,被抽调到全国各地负责筹建当地的农学院。

此时,国立兽医学院已经成为新中国兽医人才的摇篮。

上一条:深切缅怀我国著名寄生虫学专家许绶泰教授
下一条:国立兽医学院标志性建筑---伏羲堂及其轶事
关闭窗口
37.2K
 
版权所有@甘肃农业大学  陇ICP备06000411  设计管理:甘肃农业大学党委宣传部  技术支持:信息科学技术学院网络中心  学校地址:兰州市安宁区营门村1号  邮编:730070